项城市人民政府公众网-项城袁氏家族创业史中的另一位女人-袁氏文化研究 袁氏文化研究--袁世凯--项城市人民政府网站
网站首页 | 市长之窗 | 项城概览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 互动交流 |招商引资 |项城旅游 | 文化项城 | 服务导航
   
  当前位置:袁氏文化研究 >> 家族往事 >>
   
袁世凯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
袁世凯的悲剧也是中国的...
袁世凯:窃国大盗还是中国拿破仑?
袁世凯:窃国大盗还是中...
袁世凯顾问莫大夫:王府井大街原为莫理循大街
袁世凯顾问莫大夫:王府...
他为袁世凯,痴心不改
他为袁世凯,痴心不改
 
 

 

项城袁氏家族创业史中的另一位女人

2007-06-01  作者:张开中  来源:项城公众网

 

      项城袁氏家族中的郭太夫人,因儿子袁甲三、曾孙袁世凯等功成名就而被追封为一品诰命夫人,被称为家族奠基人;而另一位女人,儿孙事贾,并无高官显宦,但她的墓碑却是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书撰的,可见也是一位值得一书的女人。笔者曾有幸观瞻位於商水县白塔寺宿龙庙的袁氏莹地,拜读了《袁母杨太夫人坤官祖墓碑记》。碑文这样记述:“清故袁命妇杨太夫人,生(于)乾隆五十有七年秋九月廿三日。淮南名门允辉公中女,项北光禄耀南公继配,乡贤大夫陟夫公生母,望族宦士立亭、靖亭、熙亭、果亭等祖慈”。后又这样记述:“既而生齿日繁,家道难齐,逐分爨四门,各授田八十”。引文第一段说明杨太夫人出生淮南名门望族,娘家爹姓杨字允辉;是项城北部光禄大夫耀南公续弦夫人,也是被尊称为乡贤大夫袁登三的亲娘,也是袁保基(字立亭)、袁保毅(字靖亭)、袁保敬(字熙亭)、袁保信(字果亭)的亲奶奶。第二段引文说明袁九芝所生四子:老大袁立震(利振)、老二袁耀先、老三袁耀南、老四袁耀东为亲兄弟四人。他们原本和当时的名门望族官宦之家一样,遵循清廷倡导,保持着“四世同堂”的居家模式,只是后来“生齿日繁,家道难齐”才“分爨”。
  杨太夫人事迹除徐大总统所写的这篇碑文之外,记述其懿德坤范嘉言嘉行的文字资料不曾多见,流传于水寨镇及周边村镇陋巷村头茶余饭后的街谈巷议,野老村谈也不多闻。但是杨太夫人及她的后人的生平事迹和所作贡献与郭太夫人及她的后人的生平事迹和所作贡献一样,不可忽视,不容“抹熬”。郭太夫人生四子,各有建树,其中次子袁甲三以军功起家终成大权在握的地方实力派人物;其曾孙袁世凯由屡试不第而焚稿从戎,步步莲花,直到成为当国之尊,成了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杨太夫人的孤子袁登三,则弃儒就贾。
  杨太夫人娘家也称得上淮南名门望族。允辉公膝下所生三女,杨太夫人在姊妹中排行老二。她温柔贤淑的性格仿佛天授,艳丽的资容和端庄的仪态亦如神与。她熟读《女戒》、《孝经》、《礼经》,诗词歌赋援笔能就,针织女红样样精通。而且,很知道女人应该遵循的清规戒律,所以她深得娘门尊长的喜爱和闺中姐妹的敬重。清嘉靖十一年岁次丙寅嫁入袁家成为袁耀南的填房夫人,但也是明媒正娶,名分正统与丈夫同体共尊卑,称得“正室”、“正配”、“正妻”。此时的袁家,名义上是四世同堂,实际上袁九芝夫妇已然亡故,杨氏丈夫兄弟四个,小妯娌四人。虽然省去了“晨省昏定”侍候公婆的繁文缛节。但为糊口却不得不付出更多的辛苦劳作与艰难。所谓“丁多地寡、门弱邻强”,所谓“夙兴夜寐,不遑暇处”,就是指她们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妯娌四人黎明即起,聚在一起为一天的饭食打饥荒,商量如何精打细算省吃俭用以应付大人小孩的噜噜饥肠!对搭着做好饭后还要掂着饭罐到地里干庄稼活。杨太夫人虽然出生于富户人家,却从来不以娇小姐自居。由于她天生就没有好吃懒做的劣根性,进得袁门咬牙坚持了一段时间,很快就适应躬身劳作之苦了。袁世钧之曾祖母杨氏和袁世凯之曾祖母郭氏是叔伯妯娌俩,杨氏排行老二,郭氏排行老四,但杨氏却比郭氏年纪整小十五岁。笔者拙文《袁氏家族创业史中的三个女人》中曾经写过,有“不可以常情窥测”的贤淑、大度等优良品德的郭氏夫人初进袁家时,以其排行最小,年龄最小而又生得身材弱小,常常被嫂子们看笑话,也是由于出身书香门第干不了家务做不动农活而免不了“遭人白眼”。可能是同病相怜吧,郭氏对这位名门出身,年龄比自己小一大截的“小二嫂”敬而爱之,怜而助之。亲妯娌四个中,杨氏和郭氏自然结成一派,关系极好,私下相处最多。她们都有学识,在教导儿女侄孙时有坚实的从学空间,又相机教给下一代人“活学活用”知识的方法,达到学以致用的目的。
  杨氏一生生下四个孩子:嘉靖乙亥年六月(公元1815年)生下头生闺女,后来嫁给高姓人家;嘉靖戊寅年七月(公元1818年)生下另一位千金,后来嫁给韩姓人家;到了道光元年十月二十日才生下后来被尊称为乡贤大夫陟夫(字)公的袁登三,到了道光十三年(岁次癸已秋七月,年已41岁的杨氏又生下一女,长大后嫁给了田家。
   杨太夫人的娘家安徽淮南,是个人文荟萃人材辈出的地方,更出了很多“徽商”。“徽商”与“晋商”虽说都是精明的唯利是图,求财求利的商贾,但徽商习儒、重儒、敬儒,许多安徽商人都具有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儒者风范。杨氏在娘家时,耳濡目染了许多亲邻姻娅在商海的弄潮儿,了解许多在经商战场上运筹帷幄、纵横捭阖取得成功的例子。兴许乃父杨允辉公就是一位儒商吧,杨氏身上也生来俱有其遗传因子。所以她嫁到袁家,有了子女,便很注意对子女的商业教育,她儿子袁登三在家塾学习成绩就挺好,后杨氏便把他送到最高学府北京国子监就学,成绩也很优异就是不能进学入仕。杨氏就顺其自然,不再苦逼儿子读书写八股,干脆让儿子弃儒就贾了。杨氏为此曾说:“吾所指望光门第振家声者,唯诸侄耳!”把入仕为官,扬名声,显父母,振家声,光宗耀祖的希望寄托在郭氏所生的几个侄子身上。自己亲生的袁登三,则命他改走经商之路。杨氏太夫人的这个决策在当时的项城,当时的袁家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因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当时社会大环境的共同理念,而袁家在出了袁甲三之后,袁保恒、袁保龄及他们的叔伯袁树三、袁凤三都以读书走入官场。没有远见卓识和雄才大略,是看不到重大商机也看不起从商之人的。袁登三遵母命弃儒就贾,到水寨(当时叫夹河集)做生意,徐世昌称赞袁登三的行为是高人隐于市,“岂曰懋迁,聊成市隐。百里奚不失为闤阓之贤,范大夫何妨泛江湖之棹。”把袁登三比做百里奚、范蠡之类的高人。可惜的是,袁登三到夹河集学习经商不久,脚跟尚未站稳便警声四声“大乱将兴”——广西金田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农民大起义,风起云涌般由南而北席卷而来;两淮灾民积极响应,揭竿而起,组成了聚则为寇、散则为民,游击作战、转战于安徽、河南两淮一带的“捻子军”。
  此时杨太夫人已正式在袁张营安家。袁张营距夹河集仅五里,袁登三每天早上来夹河集料理生意,晚上再回家侍奉母亲。时局变乱,警讯频传,使袁登三在家惦记生意,来夹河集又惦记母亲和家人的安全。杨氏体量儿子的心思,明白儿子的孝亲之心,便命袁登三也倡议修寨。袁登三奉母命联合天津在水寨的盐商及山西人王某及其他商号缙绅士人,在陈州府君的协调下,有钱的生钱,有力的出力,倡修袁张营寨。对此,杨氏曾对人说:“我宁可把家业典光卖净,也要筹物筹钱修筑寨堡。没有固若金汤,坚不可摧的城池寨堡,平时怎么可以安心,捻子来了怎么堵挡?我不能把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藏起来等着捻子来拿!”杨氏典当变卖了家中值钱的东西,筹集的数千两银子全部投入了修寨。袁家联合附近三里五村村民,由袁登三指挥,分派开挖护城河,修建城门、城墙。
  修筑易守难攻的城堡是一个浩大繁难的工程,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可能一两天完工。杨氏太夫人为使工程早日完工,也曾扭着小脚走到工地,脱掉外衣,摘去首饰,亲自为工人传砖递土,也曾经视工地所需给人们送这送那。看到受皇命诰封的袁老夫人身教为先,给筑城的人们作了表率树立了榜样,人们觉得不下苦力,不死力干,就对不起老人,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于是众志成城工程进展很快:“瞬看雉堞连云,横空屹立……”“聚百室而安堵”的袁张营寨很快修好了。修好了袁张营寨,解除了后顾之忧之后,袁登三又通过陈州府尹,动员在夹河集的各大商号如天津盐商和山西晋商等共同集资,倡修夹河集寨,袁登三捐白银千 两(修成之后就称水寨了)。
  水寨集寨修成“四关五门”,城墙外边的海河(护城河)通沙河且环绕水寨一周。为了修寨,夹河集四邻八乡三里五村的鸡窝全部给扒光了。其坚固程度就如同笔者在《项城文史资资料》第六期所述民谣云:“水寨集、铁打哩,捻子来了不咋哩!东门高、西门低,城头架有“弗朗机”,一炮打死八十七!要问捻子有多少,河里漂漂都是哩!”有关水寨南寨门上“弗朗机”一炮打死好多捻子的故事在水寨流传很久。情况是这样的:“弗朗机”就是前清所谓的“红衣大炮”,由生铁铸成,膛内装有铁丸、碎铁锅片,甚至耙齿,后面是黑火药,火药通引芯(炮捻子)经炮身小孔引出在外。点燃“炮捻子”,黑火药突然爆发将铁弹丸、碎铁锅片等冲出炮口,在有效射程内真杀伤力相当大。“那一炮”是负责点炮的人因喝酒贪杯上城楼上得晚了,他发现捻子黑压压攻城,情急之中忘记把炮口的桐木塞子拨掉,就对准攻城敌群点燃了捻子。捻子军不知道小小夹河集,竟有如此大规模杀伤力的先进火炮,而且这个炮跟他们见过的其他火炮不同,前面竟然有一个大火球呼啸而来!不禁失声惊呼:“嚯,啥家伙?”说一炮打死八十七自然有些夸大,有些演义,但那一炮打死打伤不少捻子是真的。从那一炮之后,捻子军再也不敢进犯水寨集也是真的。
  袁登三弃儒就贾,学做生意,讲求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讲究的是“重义轻利,先义后利,仁求义取”;他“朝往调生涯,暮归尽孝思”,以致“劳心伤精神,虑思伤胃脾”,后来“饭食日渐减,气体已渐亏”。不幸于光绪元年十一月初六病故。英年早逝,享年仅31岁。此时杨太夫人已63岁,白发人送黑发人,面对失子之痛,她也像弟媳郭太夫人一样,勇敢地面对现实。她知道,儿子不幸早亡,逝者已已。儿子撇下的四个孙子,年龄太小,儿媳樊氏虽然贤淑,但身单力薄且哀毁过度。自已虽老但却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于是她勇敢地担当起抚养和教育四个孙儿的责任。四个孙子中以保信的身体条件最差,他患有俗称“肚里长石”的“痞症”,不少吃饭,但总是骨瘦如柴,不见上膘,以致六七岁了,路都走不稳当,总是跌跌撞撞。杨太夫人恐怕他摔倒了,一天到晚在后面跟着、扶着,操碎了心。儿子死六年后,媳妇也死了。杨太夫人已然七十高龄,但她却不气馁,依然操持家务,课导孙儿。后来袁保基、袁保信长大后也都没有从政而是从商,这无疑也是受了杨太夫人的影响,甚至她的重孙袁世钧的脑海里也不无曾祖母思想的烙印。因为他的曾祖母逝世时,世钧已二十五六岁,已经开始在商场上纵横捭阖叱咤风云了。
  杨氏太夫人卒于清光绪十一年岁次乙酉十一月二十日(即公元1885年)享年九十三岁,葬于商水县白塔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