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市人民政府公众网-袁复的人生之路-袁氏文化研究 袁氏文化研究--袁世凯--项城市人民政府网站
网站首页 | 市长之窗 | 项城概览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 互动交流 |招商引资 |项城旅游 | 文化项城 | 服务导航
   
  当前位置:袁氏文化研究 >> 子孙记忆 >>
   
袁世凯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
袁世凯的悲剧也是中国的...
袁世凯:窃国大盗还是中国拿破仑?
袁世凯:窃国大盗还是中...
袁世凯顾问莫大夫:王府井大街原为莫理循大街
袁世凯顾问莫大夫:王府...
他为袁世凯,痴心不改
他为袁世凯,痴心不改
 
 

 

袁复的人生之路

2007-06-12  作者:  来源:互连网
      袁复是克桓的长子。在《辛丙秘苑》里,他的名子是“家辰”,后写成“家宸”,再后更名为“袁复”。
      袁复的父亲克桓是袁世凯的第六个儿子。克桓的母亲是袁世凯的五姨太杨氏。杨氏,天津杨柳青人,是袁府内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后人习称其为“杨太夫人”。
      杨氏适袁世凯后生四子、二女,即:六子克桓、八子克轸、九子克玖、十一子克安和五女季祯、十五女玲祯{夭折}。
      在袁世凯的九房姨太太中,杨氏貌不出众,但她颇会管家、理财,行止得体,处事有度,对上尊敬,对下仁慈,因此深得袁世凯信任、宠爱。在袁府内,杨氏一言九鼎,地位显赫。
      杨氏教育子女的方式、方法与其他几房姨太太迥然不同。她对子女要求很严,不宠不惯,更不放纵声色。所以,至今没有袁克桓及他的兄弟、妹妹、子孙吃喝嫖赌的记载。杨氏力图让子女们个个爱国、敬业,个个学有所成,个个出类拔粹。
      杨氏给子女灌输的是忠君、爱国和实业创家、勤俭创家、勤奋立业的理念。所以,她的几个儿女们在袁世凯大势已去时,仍然能靠自己一手创办的京、津、冀工业带,获取收益,自强不息。即便是在日本鬼子占领华北大片国土时,他们家的煤矿、洋灰{水泥}、玻璃等产业,也均未变为敌产。
      杨氏对袁世凯死后的局势,似乎有所预料。
      她长年生活在中南海,养尊处优,但对自己的身后事,安排得颇为得体,对名分看得很淡。她给子孙留下遗训:“不要从政”,故去后,不随葬河南安阳,而葬在北京香山。 杨氏在北戴河有六栋楼房。但她的子孙们,没人贪图享受,没人去那里吃喝玩乐、休闲度假。
      后人曾这样点评袁世凯的儿子:“长子克定最有权;次子克文最有才;六子克桓最有钱。”克桓的钱从何而来?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克桓的钱就是遵照母训,靠兴办实业积累起来的。一直到文革前,袁克桓仍然是北方屈指可数的大工商实业家之一。
 五十年代初,新中国初建,百废待举。克桓曾作为天津市副市长侯选人,进入协商程序,但被他推掉了。他说:“我是做实业的,做不来官。我做实业,比当副市长更合适,更能为新中国建设出力。”
       杨氏很重视子女的爱国教育。据说,其九子克玖听说袁家骝加入了美国籍,非常生气,气愤地说:“咋能那样啊?入了番帮啊!”克桓和他的两个儿子袁复、家卫,也都曾留学欧、美,但学成后,都不留恋国外高薪待遇,毅然返回国内,为祖国服务。
       克桓的妻子陈徵,大家闺秀,其父是前清江苏巡抚陈启太。陈徵年轻时很传统,少言寡语,不苟言笑。嫁给克桓时,据说嫁妆是一个火车!对克桓的事业,她全力支持。
       1956年,克桓病故。中央领导非常重视,国家重工业部送了花圈和抚恤金,并派一司长,专程前往吊唁。《天津日报》做了报道。 克桓和陈徵育有两个儿子、五个女儿。他们是:长子袁复、次子家卫,长女家英、次女家苮、三女家蕖、四女家菽、五女家芯。 次子家卫住上海,2006年3月病逝。他的两个儿子弘健、弘仕都在美国,一个经营股票业,一个是大学教师。 克桓的五个女儿中,除幼女家芯留在天津教育界外,其余都先后赴美国定居。
       我重点要介绍的,是克桓的长子袁复。
       袁复(1919.7.7---2002.11.11),原名袁家宸(辰)。在袁氏大家族众多后人中,他有着执著的追求和不凡的经历。幼时的他,最爱看的书是《岳飞传》。他最崇拜岳飞、文天祥那样的民族英雄,恨透了象秦桧之流一样的奸臣、卖国賊。他那时就立志:做一个中国人,就要有民族气节。
      在袁复看来,家庭出身,是会给人带来影响,但并不决定一个人的人生道路。 是啊,袁复出生时,袁家的鼎盛时期已是过去,荣华富贵亦成过眼烟云。但父亲袁克桓靠艰苦创业,埋头苦干,总算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任几个大型企业的董事长、总裁。克桓一心想走的是“实业兴国”之路,但并未能如愿。这对袁复影响很大。 幼年的袁复,与以后成为其妻的王家瑢,曾同在一所学校读书。在学校,他们两人郎才女貌,品学兼优,被誉为“金童玉女”。 王家瑢的父亲王乃斌,是民国时期靳云鹏内阁大臣、农商林总长。 两个门当户对的家庭,对子女的教育方式,是完全一样的。在天津,我们有幸看到了两方上个世纪初铸造的、黄澄澄的青铜墨盒,每个墨盒十公分见方;在盒盖上,工工正正镌刻着:
                         奖品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夏  河北省私立耀华中学校奖给:
 勤朴  忠诚   初级中学第一学年男生   第一名学生袁复
 
                         奖品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夏  河北省私立耀华中学校奖给:
 勤朴  忠诚   初级中学第一学年女生   第二名学生王家瑢
 
      清朝末年,在宫廷里很有权势的“小德张”,见袁复聪明可爱,执意收了袁复做他的干儿子.成年后的袁复和王家瑢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时,京、津一带,轰动一时,连国务总理巩宪洲都出席了他们的婚姻庆典。
       青年时的袁复,就读于燕京大学化学系;1944年毕业于天津工商学院;后赴美,在纽约大学经济系学习企业管理。1949年,新中国建立,他拒绝了众亲友的挽留,决意回到祖国,一直在天津市实验中学教英语。其间,他的母亲陈徵在美国屡屡召他赴美;他的妹妹们也在美国为他置办好了房产、家具,让他到美国就业。天津南开大学经济系、外语系,天津财经学院,天津科技大学等多所高等院校,高薪聘他任教,都被他一一谢绝。 袁复很执著。他认为邓小平的话非常正确。那就是,要建设强大的中国,必须发展科技,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而科技要进步,教育是基础,中小学教育又是基础的基础。他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在中学这个基础教育的天地里,施展才华,为了国家的富强,做出自己的贡献。 袁复,这个让人们敬慕的园丁,就这样在天津实验中学,辛勤耕耘,走完了自己不平凡的人生之路。 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持了袁复?他一生追求的是什么?究竟应该怎样认识这样一个爱国老知识分子所走过的人生之路?
      袁复的儿子袁弘哲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件事:有一年,留学美国的袁复,从纽约乘火车到普林斯顿看望袁家骝、吴健雄夫妇。车厢里有个美国老太太,吃力地拎着一个大皮箱,因为皮箱太重,怎么也举不到行李架上。袁复过去接过箱子,帮她放好。老太太再三向袁复表示感谢。然后问袁复: “你是日本人吗?”袁复摇摇头。 “你是菲律宾人吧?” 袁复说:“不是。”老太太用惊疑的眼光看着袁复。袁复心里很不是滋味,便郑重告诉她: “我是中国人。是中国学生。” 老太太听后竟惊讶地张着口,仿佛在说:“没想到中国人也穿得这样整洁、体面,也如此有教养、懂礼貌。” 老太太那轻篾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袁复的民族自尊心。他真想大哭一场啊!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妻子王家瑢从国内来信告诉他,共产党、解放军为老百姓办事,纪律严明,干部作风艰苦朴素,对民族资本家讲团结,支持、鼓励父亲袁克桓发展生产。 读完信,袁复就决定,回到自己的祖国去,施展自己所学之才,为国家尽力,为人民服务。他说:“我是炎黄子孙,为什么要留在美国?人不能忘了根,我的根在中国”。“人活着,不能只讲物质生活;还有比物质生活更重要的东西啊!那种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乞丐是可悲的。这叫‘人各有志’吧!诸葛亮说‘志当存高远’,我的志向不大,但有一条我坚信,做人,要有骨气,不能不要祖国,要热爱自己的祖国。这是起码的做人之本吧!”
     袁复的肺腑之言,从他回国后数十年的实践中,得到了印证。 依袁复的学历、能力,到大学任教,绰绰有余。可他归国后,一直扎根在最基层的天津实验中学,为中学生教授英语。 1978年,学校领导考虑到他年事已高,为了照顾他,只给他分一个高三班的课。可袁复坚决不同意,坚持要教两个教学班。 学生和家长对袁复的敬仰之情,更是令人感动。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每逢刮风下雨、天气不好的日子,总有学生或家长前来接送、搀扶袁复上班、下班。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对袁复老师的尊敬和热爱。
     经历了十年浩劫,袁复也从不对自己选择回国感到后悔。他说:“文革中那些人,不是共产党。” 落实政策时,政府把文革中从他家抄走的文物、图书退还给袁复。其中有阿拉伯国家送给袁世凯的宝刀、佩剑、镶纯金线的制服一套、洹上村画稿一册、文函稿一册、养寿园奏议二十三册等等。袁复衷心感谢党和政府。但他随后便把这批文物全部、无偿捐献给了国家。当时,有人问他:“这批文物价值是多少,你知道吗?那可是无价之宝!你真是太傻了。”袁复回答说:“这些文物,本应属于人民。献给政府,是物归原主。这些文物、历史资料,既有研究价值,又可以教育后代,对国家比对我个人更有价值。这也叫‘傻’吗?” 袁复的这一义举,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赞扬。天津市文化局、历史博物馆颁发了奖状。
     袁复的爱国热忱何止于此? 早在1953年,天津市的中小学教育发展很快,可在人口稠密的市区,已经没有土地建新学校了。袁复、王家瑢夫妇和父亲克桓一起商议,决定把市区内的私家宅地九亩,无偿献给了国家。九亩土地,在山区、农村,也许值不了多少钱,但在寸土寸金的天津,可是价值连城啊!这片土地,就是如今的天津市第十二中学所在地。 1958年,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他们又把北京香山祖上栽种的200棵马尾松献给了国家,后移植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附近。当时,北京市人民政府曾按每棵树50元的价格,要付款给他们,但袁复、王家瑢夫妇分文不收。
     1983年,天津实验中学召开颁发“园丁荣誉纪念章”大会。全校60多位20年以上教龄的老教师登上了主席台。那天,袁复一改过去不修边幅的习惯,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昂首挺胸,充满自豪地参加了大会。当给他佩戴那枚闪闪发光的纪念章那一瞬间,他那布满皱纹的眼角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是啊,一个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知识分子,从自己的切身经历中,从新旧社会制度的对比中,深刻体会到,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中国的富强;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新中国的一切。他说:“一个真心热爱祖国的人,必然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共产党。”
       袁复用自己的诗作,来表达了他爱国、爱党、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的赤诚之心:
 
 老夫素好人之患,冯妇重为值岁终;
 杏坛再据疑是梦,桃水情深感五衷。
 
 拈花微笑心似海,闻鸡起舞气如虹;
 老大精神非不惜,早成四化献余生。
  2002年11月11日,袁复,这位爱国、敬业的老知识分子,终于走完了自己不平凡的人生之旅,与世长辞,终年83岁。他的儿子弘宇、弘哲,女儿弘淑、弘芬,现在都是天津市各条战线出类拔粹的优秀人士。老人家,可以安息了。